<video id="bzphz"></video>
    <thead id="bzphz"><menuitem id="bzphz"><font id="bzphz"></font></menuitem></thead>

    <em id="bzphz"><progress id="bzphz"><listing id="bzphz"></listing></progress></em>

          <var id="bzphz"><listing id="bzphz"><output id="bzphz"></output></listing></var>
          <rp id="bzphz"></rp>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王芬:讓京劇之夢落地生根

            在舞臺上,她是《鳳還巢》里溫婉守己又冰雪聰明的程雪娥,也是《天女散花》中衣帶飄逸又體態輕靈的天女;而生活中,相較于行為端莊、氣質含蓄的青衣形象,王芬更多了幾分率真。

          ▲王芬出演《天女散花》
          ▲王芬出演《天女散花》
          ▲王芬戲裝扮相
          ▲王芬戲裝扮相
          ▲王芬
          ▲王芬

            她追逐夢想,跨越1700多公里,從石家莊到福州,并以超凡脫俗、飄飄欲仙的“天女”一角,隨著“京劇進校園”等活動在福建各個學校贏得了“校園女神”的頭銜,展現自己對京劇熱愛的同時,向青少年傳播著京劇的種子。

            緣起:因喜歡而堅持不懈

            談到與京劇的結緣,王芬用“懵懂”來形容。9歲的她不是小戲迷,也沒有濃厚的家庭氛圍熏陶,甚至還沒真正了解京劇。但她看到刺繡精美、斑斕奪目的京劇舞臺服飾,面對老師詢問“這個服裝好不好看?想不想穿?”時,她的回答是:“好看,想穿,我想學這個!本瓦@樣,純粹的喜歡和興趣將她和京劇系在了一起。

            10歲時,王芬考入石家莊市藝術學校,開始系統學習京劇。京劇科的教學注重文武兼修,并沒有為王芬定下明確的行當,因此她每天的課程滿滿當當。早上6點,起床熱身、對著墻開始喊嗓;上午扮演著端莊嫻靜、風度凝重的青衣,中午就變成活潑開朗、天真爛漫的小花旦,下午搖身一變又成為提刀騎馬、武藝高強的武旦。

            快節奏的行當轉換和性格跳躍,讓王芬感受到很大的壓力,加之日;竟Φ木毩曤y免磕磕碰碰,身上經常青一塊紫一塊?粗鴿M身傷痕的王芬,媽媽甚至建議她放棄京劇,但是王芬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

            由于王芬的性格偏穩重,她的課程中便減去了“花旦”這一行當,但是要強的她又在學習中遇到了新的問題。戲曲學習免不了腰腿的伸展練習,劇目課名列前茅的她,在掰腰上卻遭遇了“滑鐵盧”。即便現在,她還是笑稱自己的腰是“有鋼筋鐵骨的長江大橋”。腰不夠軟,就無法將動作完美完成,因此每次課上王芬都要求老師第一個掰腰,就為了能有時間緩一緩,繼續練習下一個動作。掰腰時,她臉上常常會憋出血絲,有時忍不住默默流淚。

            2011年,王芬順利完成6年的學業,因其學習優秀,有能力承擔課程教學,學校還曾拋出“橄欖枝”,希望她能留校當老師。而對自己人生和職業規劃明晰的她,更想在工作中學習和積攢經驗。恰逢福建京劇院的韓寧導演和張飛飛隊長到石家莊市藝術學校挑選演員,王芬便遵從自己的內心,如愿考入了福建京劇院。

            成長:在壓力下破繭成蝶

            進入福建京劇院,尚未定下行當的王芬在劉作玉院長的建議下,選擇了更加契合自身穩重性格的“青衣”。這也讓她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覺得自己嗓子還不夠清亮,對梅蘭芳先生創立的“梅派”藝術研究還不夠深入。為此,王芬每天早起吊嗓子,花3個小時把所學的唱段一遍一遍地練習,還常和院里的琴師一起認真研究!澳嵌螘r間確實有了很大的進步,至少讓我從文不成、武不就的自我懷疑中走了出來,更有信心了!

            “學習京劇是件很難的事情,不僅講究形體動作,更重要的是入戲!比朐旱诙,王芬便得到了向上海戲劇學院陸義萍老師學習的機會,并在學習結束后的匯報演出中,演繹梅派經典名劇《霸王別姬》中西楚霸王項羽的愛妃虞姬。那時年少的她還難以在規定情景中飽滿地表達出人物情緒,找不準虞姬的人物狀態,排練時一個出場便來回了20多遍,讓她至今印象深刻。

            再一次扮演虞姬時,王芬與扮演項羽的黃嵩雙目對視,發現他的眼里噙著淚水,那一瞬間的心酸難忍讓她覺得自己不再置身舞臺,而是親歷著這段沉重的歷史,徹底體悟了虞姬層層遞進的悲涼情緒。

            之后,王芬逐漸摸索到了揣摩人物的方法,一方面和優秀的對手演員溝通,彼此入戲以便更好地帶動和優化對人物的理解,并在演出結束后看錄像復盤,反復揣摩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另一方面就是保持對生活的觸感,充滿純粹的好奇心,然后將感觸反哺到表演當中。

            “舞臺是個很嚴謹的場合,站在臺上要為自己的工作負責,更要對買票入場的觀眾負責,所以會有壓力。直到現在,我每次上臺都會緊張!彼f。

            王芬還記得第一次扮上戲裝登臺表演時的場景。她演繹的角色是《四郎探母》中的鐵鏡公主,穿著花盆底旗鞋,當時緊張得手不停地抖,甚至剛一出場就差點趴在地上。后來,隨著登臺表演的機會不斷增多,王芬找到了克服緊張的獨家方法。那便是上臺之前和燈光比亮,看著舞臺邊上耀眼的側光,盯著它、瞪著它,告訴自己比它更閃亮、更奪目,緊張的情緒就慢慢緩解了。

            展望:心懷感激 不斷前行

            作為福建京劇院優秀的青年演員,王芬已連續四屆將福建水仙花戲劇獎的獎項收入囊中。她不否認自己的努力,更感激福建京劇院給予的眾多上臺鍛煉的機會。福建京劇院是個歡樂的大家庭,她感受到了很多的溫暖和支持,尤其是亦師亦友的孫勁梅院長,私底下一直如同大姐姐一般關心和照顧她的工作和生活!拔椰F在還有很多不足,在戲曲這條道路上還是個‘小學生’呢!

            面向未來,王芬也表現出了自己對京劇的態度:“京劇本就是劇場藝術,不進入劇場是無法全身心地感受京劇魅力的!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福建京劇院近期都是以線上直播的方式進行表演。王芬直言,劇場沒有現場觀眾,只有幾個攝影機,讓她感到非常不適應,因為觀眾的反應是演員表演好壞最直觀的評價,同時觀眾的反應也會調動京劇演員的表演積極性,京劇演員是需要通過舞臺表演和觀眾形成良性互動并相互維系的。

            每次在掌聲中謝幕她都覺得熱淚盈眶,并將每一場演出都視為自己京劇之路上邁出的重要一步!耙怀鰬蜓10遍和演100遍總歸是不同的,不斷積累的演出實踐對于舞臺的理解和人物的掌控都大有幫助!

            《天女散花》作為王芬學習的第一出折子戲,她表演了近15年,長5米的彩綢也甩爛了兩條,現在用的彩綢也將要更換。王芬打趣道:“這出戲我熟到可以倒著演了!

            年前,在福建京劇院的2021年度封箱大戲中,王芬進行了反串演出,嘗試了自己最想演的《龍鳳呈祥》中的劉備一角,以細膩傳神的表演塑造了一個鮮活的劉備形象。這樣的“角色顛覆”讓她直呼過癮。

            “我目前年齡與藝術水平還沒有達到撐起一臺戲的成熟程度,還需要慢慢沉淀,唱到老學到老!蓖醴冶硎,以后會繼續學習,希望能夠汲取著名梅派青衣第三代傳承人胡文閣、上海戲劇學院陸義萍、中國戲曲學院張晶等各位前輩的長處,不斷深耕,以更好的成長回饋福建京劇院的培養。(文 | 葉藝琳 圖 | 受訪者提供)

          国产精品成年片在线观看
          <video id="bzphz"></video>
            <thead id="bzphz"><menuitem id="bzphz"><font id="bzphz"></font></menuitem></thead>

            <em id="bzphz"><progress id="bzphz"><listing id="bzphz"></listing></progress></em>

                  <var id="bzphz"><listing id="bzphz"><output id="bzphz"></output></listing></var>
                  <rp id="bzphz"></rp>